诗生活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1781|回复: 7
收起左侧

◎忽然又(近作12首)羽微微。

[复制链接]
羽微微 发表于 2017-5-6 10:13:4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◎忽然又

他若有所思。
他一挑眉。
像是下定决心要变成一个
放弃一切的疯子
不对任何事物
背负奇怪的,可笑的责任
但他在人群中,忽然又
彬彬有礼起来
像是终于
还是丧失了勇气

2017.02.02


◎浑不觉

惟不断放大
才能显露我们原本稀疏的本质
才能看到思想
云霞一样
缭绕,穿越。
我们愿意无限地
毫无芥蒂地爱自己吗
爱身体中那些如同陌生的粒子和原子
爱那些藏在身体缝隙里更为微小的回忆
爱现在这暂时的凝聚
亦爱以后不知何方的消散
有些将停留在露珠?
有些停留在闪电?
有些将形成一片绿色的叶子
快乐地摇曳
浑不觉所有的前生?

2017.02.03


◎声声慢

什么慢?光阴慢。枝上的雨
从前年的天空来,滴在明年的檐角
什么慢?伤心慢。
慢如霜降。慢如叶落。
什么慢?风慢。它吹啊吹
吹来时都在停止
吹来时都在摇曳
但风只吹人间
天堂寂静。
什么慢?相聚时慢。见你来
又见你来。又推门,又坐下
又来和我,聊了一会。

2017.03.17


◎不可逆转

黄昏时分看一首诗
为之惊艳
夜晚来临看它第二次
里面的几个句子
恰好能填塞我身上的裂痕
令我疼痛,然而充实
凌晨醒来。我躺在床上
看它第三次
现在的它
已失去颤栗我的力量
不死心,再细看一遍
然而时间流逝啊
我与它都各自完成了
不可逆的转变

2017.03.18


◎昨夜雨

下雨时总会令你想找一个人说:下雨了
在雨夜醒来,发现新鲜的自己
窗外的风,吹到窗前,又往别的地方吹去
雨后的人间,柔和而清澈
这一点点的小恍惚,仿佛是活着的乐趣

2017.03.18


◎紧闭着眼睛

我知道风从哪儿来
我曾站在最边沿
看周围,皆苍苍,皆茫茫
我知道雨滴下来时
总有一个,渴极了的人
我知道事物总在不停地旋转和颠倒
无论在哪里
都是最高处啊
所以我曾在最明亮中
像一条把自己灼伤的光线
所以我曾在疼痛中
咬紧牙关,沉默地呼吸
但我也曾摇曳啊
所以我知道那些若有若无的欢喜
世界明白如画
一切皆是已知
我知道最黑暗中
有无数紧闭着着眼睛的种子
有一粒像正在遗忘的自己

2017.03.31


◎晏如也

后来便笑了
一切微不足道
你开始走得很慢,像被回忆中的事物。
像正要从被回忆中
走出来
啊。回忆多么好
白云飞过天空。
小鸟飞过流水
而一棵来了很久的树
就站在身旁
它的内心安详,从不慌张
和刚刚来到的那一棵
很是不一样。

2017.04.01


◎像情人那样

一个沉重的肉身
也可以
被一粒安眠药安抚
一粒安眠药
也可以像情人那样
让你昏迷
但不会
让你哭泣
当它从你的嘴里
到达某种深处
就像把一粒石子
投进深井——
你在等待一种轻柔的呼唤

2017.04.06


◎夜奔

当我奔跑时
我知道那些愿意亲近我的事物
也会随我悄悄往前
红棉,悬铃,和桂花
它们愿意为了亲近而移动啊
盆架子旁的那一小块寂静
也在悄悄地变化
当然也会有事物希望你跟随
头顶的星光
来诱惑我旋转和上升
一只萤火虫
来诱惑我随它飞走
飞走是以后的事,我对萤火虫说。
我们暂且带走彼此的一点光亮
一闪一闪啊

2017.04.11

◎间歇性赞美
有时一些物体
能让你更好地
理解自己
譬如说
水和浮球
和反复地摁浮球下水的
手。
又湿又滑又徒劳的生活
让人快要
发疯了。
但此刻
当夜幕像抚慰那样安静地降临
当风吹过
悬浮在大地上的夜空轻微地晃动
人间如杯
月色满溢
我庆幸自己仍心存
赞美的念头
2017.04.27

◎“咔嗒”的一声

那意味着
可以停下来了
这么多年来
我听过“嘀嘀”,听过“嗒嗒”
甚至还听过“咔咔”
我知道应该是
很接近了。
在离开前
我能回赠你们什么?
什么都太轻
又不够轻
我惟有在黑暗中张开手
谢谢你们
曾赠给我光

2017.04.28


◎身披墨色的人

人在夜里迷路
夜空便也有一颗星星
孤零零,
天空与大地自古对应
天空辽阔
仿如大地
大地沉默
仿如星空
平原如卷轴
迷路的人身披墨色
远远有间小小的房子,含着灯光
像是一只萤火虫
即将飞去开心的地方

2017.04.30

雅阁 发表于 2017-5-6 10:31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◎忽然又

◎不可逆转

很喜欢这两个
 楼主| 羽微微 发表于 2017-5-6 10:54:30 | 显示全部楼层
雅阁 发表于 2017-5-6 10:31
◎忽然又

◎不可逆转

恩,我也喜欢忽然又
余小蛮 发表于 2017-5-6 17:21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好久没来了
重庆黄勇 发表于 2017-5-6 19:45:03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形声词入诗很常见,记忆中张幸福写于1993年的《锚》锚是船的一只手/青黑的爪/铁链一滑/哐当一声/船就抓住了海的身体/每当我累了/也有一个锚/哐当一声/抓住漂泊的生活/它拽紧我,拉紧我的欲望/它让我疼痛/当然,也不至于让我滑到更深的漩涡。像《咔嗒一声》这样用形声词来延展还不多见,而且用得很成功。所以很喜欢这首。
 楼主| 羽微微 发表于 2017-5-7 11:02:14 | 显示全部楼层

忽然又……来了
 楼主| 羽微微 发表于 2017-5-7 11:02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重庆黄勇 发表于 2017-5-6 19:45
形声词入诗很常见,记忆中张幸福写于1993年的《锚》锚是船的一只手/青黑的爪/铁链一滑/哐当一声/船就抓住了 ...

谢谢您这么认真的评读,很开心……
平林 发表于 2017-5-12 17:09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句子好迷人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Archiver|诗生活网 ( 湘ICP备10205203号 )

GMT+8, 2017-10-24 02:58 , Processed in 0.184949 second(s), 23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